无语

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感谢Akismet的守护,这里并没有杂草纵生。
无聊画了一张图,画完总感觉跟周公解梦似的它肯定有个什么说法,遂贴出来留个记号。

N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