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恐慌

2014年6月16日下午5点多,本人乘坐武汉轨道交通2号线从光谷广场前往金银潭的线路上,在即将到达宝通寺站时,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心有余悸的一次集体恐慌事件。

当时并非上下班高峰,但不止为何车上还是不少的人(可能是因为学生即将放假去火车站的人比较多吧),由于我是起点站上车所以才有位置。

正用手机看新闻间,忽然后面的车厢有大群人快速的向我所在车厢涌来,并有人大喊「快跑」,夹杂着女性尖叫声。条件反射一样的我就站起来,手机还拿在手上,就往前面的车厢跑。

由于车厢有点抖动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车子在转弯,还是因为多人在涌动),第一感觉是这会不会是地铁撞车了?跑了一节车厢心说「这回老子不会交代在这儿了吧?」。

来不及细想,慌乱中询问后面的一个人,也说不知道,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前面车厢跑。往后一看,后面车厢往前面涌动的人越来越多了,让人有一种「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的既视感。

这时候有人说,不会是 XinJiang 人砍人吧?一股说不出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我仿佛看见了利刃从我喉间穿过的画面。话不多说,继续向前吧。话说平时加强体育锻炼关键时刻还是可以体现价值的,我的速度很快,并且很快的闪避了挡在我前面的人和各种前面的人丢弃的行李以及其他障碍物,尽量不与他人相撞减慢速度或者影响他人跑路。

途中看见有摔倒的人,可已经来不及去对他进行帮助了(这种时候还是保命要紧吧),也有抱着小孩跑路的,可以明显的发现大家并未因为急于跑路而与抱小孩的人挤在一起,以至于他们跑路的速度还挺快。这算是整个恐慌中难得的让人欣慰的事情吧。

等我跑到了所有车厢的最前面时,发现一个现实的问题,车还没停。车里的人焦灼了,气氛有些紧张,旁边一个女人带着哭腔喊道「快把门打开让我们出去吧!求求你们了!」。这时候广播响起「即将到达宝通寺站」,从经验来看车门应该会在1分钟左右打开的,这是这么多年来最难熬的1分钟吧,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不自觉的向车厢出口处靠拢。

站到门开,出门的秩序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并没有出现过于拥挤的现象。检票管卡是跳过去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可能是因为前面的几个人也是这样吧)。上楼梯我速度也很快,旁人有些讶异,我出于善意的对询问的人说「快跑」。

终于出了地铁站,看见外面秩序井然我依旧没有松懈。第一感觉是最自己的生存能力表示满意,整个车厢这么多人,我应该是前十个跑出来的。

走到路边拦的士被一个号称病人的家伙抢了(心说积点德吧,咱就发扬风格)。在外面站了约莫10分钟的样子,警车到了,果然只有国家暴力机器的到位才能在这种情况下给人一点安全感啊。

由于此时我需要办一件急事去汉口,而来过武汉的朋友都知道,此时从宝通寺从马路上过江的话,没有1、2个小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又硬着头皮带着十二分的警惕返回去坐地铁。询问了到场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其并未直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只是说现在所有问题已经解除请我放心乘车。

当我乘坐另一辆地铁成功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真的有一点劫后余生的感觉。办完事回家以后,发现自己右脚脚面和右手臂有瘀伤,应该是撞到了什么地方,左右手臂有一条伤口,估计是被哪个的雨伞划了,而我当时却浑然不觉。

从微博上查询到事件的真相(地铁2号线两人争座打斗引发恐慌)已经是几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我不禁莞尔:现在国人对公共安全的信任程度果真已经到了冰点了吗?

娅丽达 2014-08-17 09:25:43
| |

我去 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小司 2014-07-01 16:21:36
| |

有点小题大做了...

dev 2014-06-30 10:00:56
| |

怎么没人拉车闸呢

路易大叔 2014-06-23 13:53:07
| |

原来只是抢座 想不到啊

傅小黑 2014-06-19 20:44:24
| |

我在现场,也只能说,赶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