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快乐

祝大家重阳节快乐..虽然既不放假又不发钱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节啊,庆祝下吧~
那么什么是重阳节呢?

重阳节又称登高节。在这一天,人们登高望远,思念亲人。正如诗中所说:“每逢佳节倍思亲。”那么重阳节是怎么来的呢?
原来,我国古代把九叫做“阳数”,农历九月九日,两九相重,都是阳数,因此称为“重阳”。重阳节来源于道教的一个神仙故事:
东汉时,汝南县里有一个叫桓景的农村小伙子,父母双全,妻子儿女一大家。日子虽然不算好,半菜半粮也能过得去。谁知不幸的事儿来了。汝河两岸害起了瘟疫,家家户户都病倒了,尸首遍地没人埋。这一年,桓景的父母也都病死了。
桓景小时候听大人们说:“汝河里住有一个瘟魔,每年都要出来到人间走走。它走到哪里就把瘟疫带到哪里。桓景决心访师求友学本领,战瘟魔,为民除害。听说东南山中住着一个名叫费长房的大仙,他就收拾行装,起程进山拜师学艺。
费长房给桓景一把降妖青龙剑。桓景早起晚睡,披星戴月,不分昼夜地练开了。转眼又是一年,那天桓景正在练剑,费长房走到跟前说:“今年九月九,汝河瘟魔又要出来。你赶紧回乡为民除害。我给你茱萸叶子一包,菊花酒一瓶,让你家乡父老登高避祸。”仙翁说罢,用手一指,一只仙鹤展翅飞来,落在桓景面前。桓景跨上仙鹤向汝南飞去。
桓景回到家乡,召集乡亲。把大仙的话给大伙儿说了。九月九那天,他领着妻子儿女、乡亲父老登上了附近的一座山。把茱萸叶子每人分了一片,说这样随身带上,瘟魔不敢近身。又把菊花酒倒出来,每人啄了一口,说喝了菊花酒,不染瘟疫之疾。他把乡亲们安排好,就带着他的降妖青龙剑回到家里,独坐屋内,单等瘟魔来时交战降妖。
不大一会儿,只听汝河怒吼,怪风旋起。瘟魔出水走上岸来,穿过村庄,走千家串万户也不见一个人,忽然抬头见人们都在高高的山上欢聚。它窜到山下,只觉得酒气刺鼻,茱萸冲肺,不敢近前登山,就又回身向村里走去。只见一个人正在屋中端坐。就吼叫一声向前扑去。桓景一见瘟魔扑来,急忙舞剑迎战。斗了几个回合,瘟魔战他不过,拔腿就跑。桓景“嗖”的一声把降妖青龙剑抛出,只见宝剑闪着寒光向瘟魔追去,穿心透肺把瘟魔扎倒在地。
此后,汝河两岸的百姓,再也不受瘟魔的侵害了。人们把九月九登高避祸、桓景剑刺瘟魔的事,父传子,子传孙,一直传到现在。从那时起,人们就过起重阳节来,有了重九登高的风俗。
重阳节已近晚秋,大气凉爽,空气清新,能见度高,这大概也是人们选择登高远眺的原因吧!
1.登高
重阳节登高的起源荒诞,随着岁月的流逝,迷信的色彩已逐渐淡薄,登高已不再是为了躲避灾难,而成为人们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之一。九月九日,正是秋高气爽、山青云淡的时节。此时登高远眺,使人心旷神怡,有益于人们的身心健康。如今有许多地方都在这期间举行登山会。
重阳节前后,北京西山的几十万棵黄栌变成一片徘红,将西山装点得分外美丽,别有风情。漫山遍野,犹似披上了一件红色的盛装。几个亲朋好友,三五结伴同登西山看红叶已成为北京人秋季不可少的活动之一。
2.赏菊
九月初九,也正是菊黄蟹肥时。菊花一团团、一簇簇,竞相开放,千姿百态,非常逗人喜爱。人们喜爱的不仅仅是她美丽的容颜,更值得称赞的还是菊花刚强的气质。在深秋的冷风中,唯有菊花争奇斗艳,使秋日多了生气,多了艳丽的色彩。也正因如此,赏菊的风俗一直保留下来。在萧瑟的深秋,一些地方的公园里还举办菊花会、菊展,那一派不是春光胜似春光的情景,吸引着众多的游客。
3.饮菊花酒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由屈原的《离骚》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吃菊花的风俗早在战国时就已有了。后来,饮菊花酒又被附会上神话色彩,说饮菊花酒可以躲避灾难。菊花在秋日冷霜中开放,气味芬芳。人们认为它是延年益寿的佳品。在菊花含苞待放的时候,人们便将花蕾茎叶一起采摘下来,和黍米一起酿制,等到第二年九月初九重阳节的时候才开坛饮用。
4.插茱萸
插茱萸的习俗起源很早。茱萸,又名越椒、艾子,是一种药用植物,有益于内脏。晋朝的时候,人们就已认识到它的药用价值,并开始种植。重阳时节,人们折下茱萸插在头上,据说这样可以抵御寒冷,躲避灾难。此时茱萸的作用已被夸大,成为驱邪的神物。宋朝的时候,人们还给茱萸和菊花起了两个雅称,称茱萸为“避邪翁”,叫菊花为“延寿客”。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诗人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真实地描述了重阳节登高,插茱萸的习俗,也表达了诗人渴望重阳节阖家团圆的愿望。宋朝以后,插茱萸的风俗逐渐淡薄。茱萸已不再被视为神物,仅仅是作为药材使用了。现在这一风俗已很少见了。
5.吃重阳糕
重阳糕是重阳节的应时食品,就如同元宵节吃元宵,中秋节吃月饼一样。重阳糕是用面粉加上枣、栗子或其它干果蒸制成的,上面插有小彩旗。明清的时候,人们吃重阳糕颇有讲究,还伴有一个小小的礼节。在九月初九这日清晨,长辈们将重阳糕切成薄片,放在未成年子女的额头上,口中还祝福道:“愿我的孩子事事皆高。”这是取“糕”与“高”同音,表达了人们对儿女的殷切祝福。人们认为在重阳节这天,登高吃糕,也就象征着未来的日子步步皆高。

继续阅读重阳节快乐

三室一厅

不能上网的我非常孤陋寡闻,只能用看电视来打发闲暇时光,前段时间风起云涌的丁俊晖、Sky、CCTV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台球与电子游戏之争,于是乎国家还是觉得台球更加健康一些,为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于是乎不惜以愚弄大众的手段搞定了Sky,也许今后的青少年打不好台球,可能愚弄大众这一招学起来会更快一些了。
CCTV5不惜延播停播意甲联赛转播来播放小丁的各种失败经历,让我想起来了前几年风行的中国足球、篮球留洋“潮”,更让我想起了不多年前的青少年禁入三室一厅,所谓三室一厅,不是现在人们梦寐以求的那百万人民币才能换的四面围墙,而是录相室、电子游艺机室、台球室、歌舞厅。我们从小不看录像,我们现在的导演拼命的为我们灌输人体风筝和挤乳沟;我们从小不打台球,于是被国家寄予厚望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小丁代表了中国台球的全部;我们从小不进歌舞厅,于是我们国内的舞术高手到了国际赛场就只能是末流;电子游艺机室?这玩意儿吸引力过大,以至于在层层压力之下冒出个Sky,冒出了个把CS强力战队,也不过是凤毛麟角,现在没有了“电子海洛因”这么一说,可是再想发展游戏产业已经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了。现在,似乎又在禁止青少年进入网吧,我们国家的政策从来就是一禁了之,不知让多少的天才胎死腹中,考个狗屁大学,混个文凭,找个千儿八百的工作,浑浑噩噩过完了一生又一生。
这世界变化快,不变的是压抑的童年。 |inline

炒作

Zola和Hung骂上了,于是牵扯到很多人,大家都在谈论这个事情。作为一个看客,实在说不清到底谁说的有理,谁又是对的,Hung是网谈的那个Hung,Zola是卖菜的那个Zola,认识Hung是因为他把Ken Wang弄进了CW并且和WilliamLong大吵一架,认识Zola是因为上次关于Post Show的争吵,总之很久以前我是不认识这两个人的,不过经过种种事件之后算是知道了。这两位都看上去象是知名人物,Hung看上去更像新兴的行业老大,于是他们吵起来必定是牵筋动骨,很多人跑进来凑一脚,看的人更多,于是流量就这么起来了,PR也上去了,可谓财源滚滚前途无量了。没看见Zola有什么优秀的文章,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Hung的文章不少,不过都属于News类,而且更新太快,有时候他发布的速度比我看的速度还快,且都是官方口吻,慢慢也没怎么去看了。所以Hung留给我的映象是传说中Ken Wong的老大,而Zola留给我的映象是懂得社会实践(卖菜?)的RAP高手。
中国这么多Blog,如果真的想吸引大众眼球,炒作一番也未尝不可,BSP的老大新浪就是炒作高手,每天循循善诱那些明星们骂来骂去相互报料,这并不影响广大网名去参与;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读者就是知名Blogger的衣食父母,不可轻慢,Zola说Hung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虹相信在 6000 多订阅者中少了你的访问,不会影响网谈每天 8000UV 的正常流量,所以别把你的到访 YY 成虹的荣幸,谢谢!”,不知道Hung这么一句话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对着所有读者说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作为一个网谈的订阅者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之退订,希望这只是我被误导了,希望有人来澄清一下(UPDATE:感谢Zola来信指明Wangtam此话出处,我会退订网谈)。
暂时说这么些,说多了我也成炒作了.. 呵呵..

闹眼子

“闹眼子”是什么?这是一句武汉方言,那么它是什么意思呢,差不多就是无稽之谈、插科打诨的意思。具体是什么意思一时不好说,这里有个视频,有点老,是我刚刚从硬盘里面翻出来的,应该可以很好的解释闹眼子的含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