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深圳

虽然今天不是在深圳的最后一天,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在深圳写Blog了,明天就要到电信办理宽带停机业务,据在线客服说,不过不办停,就会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地按每月最高标准收取宽带月租,并计入个人信用记录。所以今天就是最后一天在深圳上网了。

从2007年到深圳至今,这片热土也不是完全没有给我带来收获,基本上经过这些年,对各色人等的忍耐/容忍程度以及大气/环境/水污染的的抵抗能力都有了本质上的提升,对堵车的理解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春运的恐怖,到深圳这几年就像苦行僧的游学,自身提高了,游学的使命也就结束了。深圳玩命的生活节奏和复杂的治安环境以及与品质不匹配的物价水平我依然无法接受,所以,一定要回到武汉。

在这里有很多景点都没有好好玩过,大南山爬过无数回,梧桐上却一直不敢/无暇尝试;几大游乐场去过几次,最大的乐趣是排队时观赏人山人海;最让我留恋的是深圳的海,因为武汉是不大可能有的,除非2012真的实现,可有人说深圳的海远不如珠海,你瞧人名字里就有个海;最想去的是香港,但因为签证没有去不成(最主要是懒的办,忒麻烦);etc. 即便是这样,深圳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武汉美味的小吃吸引着我。

来深圳最大的收获是改变了对普通话和外地人的成见,因为到了深圳,自己就成了外地人,也说着普通话,深圳人民大部分都比较友好,不会因为你说着普通话就觉着你外地人,要鄙视你,这点很好,学习了;另外学会了节约水,我不知道武汉的水费是多少,但现居住的地方5元每吨的水费还经常停水实在让人体会到了水的珍贵,刚到深圳时我惊讶地发现,在深圳看到了不少处住宅,马桶很少有冲水系统,基本都得你自己弄个桶接水再来冲,虽麻烦但挺环保的,想想在武汉经常忘关水龙头,实在是有点浪费;到了深圳经历了数次台风以及亲历那几次特大洪水泥石流差点没命,也算是没白在这儿呆过,参与第一嘛,出了大事也有我的身影。

感谢深圳,让我看通了很多事情,感觉这对我今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祝还在深圳和准备来深圳的人好运,哥先失陪了。

武汉,我回来了!

6·13夜惊魂

2008年6月13日风雨大作,据说是百年一遇的,当天晚上我去宝安接mumu回南山,有幸亲历了一次。

上面的照片都不是我拍的,因为我手机没电相机没带,实在是比较遗憾,所以借用了几张新闻图片。这只是静态的水,而且是白天拍摄,你也许并不能体会到水情的严峻。
我是下午四点从南山桂庙路口出发的,当我乘坐了3个多小时的公汽以后,汽车刚刚开到西乡立交附近,车速比蜗牛可慢多了,基本上是不动,我见窗外很多车上的司机已经开始睡觉了,忍无可忍,下车步行想到一个不塞车的地方,于是乎,惊魂夜开始了。
下车以后我发现水已经快到膝盖了,雨还在肆意的下着,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我打着它依然全身湿透,我在堵住的车的狭缝里面走着,我有点后悔下车,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身在何处,也不知道目的地沙井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不行而至的地方,只知道在往常,也许坐车三四十分钟就到了,我很担心车流忽然行动起来,不过值得轻信的是,多数司机已经放弃了,很多人已经开始寻找其他的娱乐活动来杀时间了。水深而不急,走起来还算是今天比较顺利的。大概二三十分钟以后,我发现了大马路侧边的防护栏有缺口,于是走上了辅道,那里没有车,并且是靠近人行道的,有人在上面走着,于是我也跟着走了过去,辅道上没什么车是因为水更深,而且水流很急,不过上了人行道以后情况好了一点。人行道上走了十几分钟我发现走不下去了,因为前面有辆看上去像车的东西在那里,只露出了侧反光镜,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游泳也是过不去的,因为那水速都可以冲浪了。于是我下了人行道,又来到辅道。
深圳是个多山的城市,往前走的过程中有很多路口,都是由地势较高的山坡上下来的路,也许你玩过激流勇进,那时从这些山路上下来的水速差不多就有那么快,而且水量大很多,还不时有浪。不过去不行,我好羡慕其他的路人可以两人一组手拉手过去,我只有一个人,左手拿了一个包,右手依然拿着伞,我想照张相,可我发现手机快没有电了,并且这时候如果手机掉进水里马上就会去很远的地方,只有作罢。我扎着半马步,从水不那么深的地方开始过”河”,水流很大,每次只能挪动一小步,不能离地,因为一只脚不足以提控站稳所需的力量,每走一步都会被水流往下边挪动一点,这时候我想起了高中物理里面学的运动分量,我一边计算着我过了马路以后自己会横向移动多远,一边往前蠕动。途中水流带下来的一个树枝打中了我的脚,我很感谢自己在初中高中打足球的日子,他让我有很强的站稳的能力,终于我来到了岸边,也即是过了这个路。劫后余生。我想打个电话给mumu报平安,可我发现手机已经电量低,我在想,如果我等下被冲入水中他还有没有电力支持我去打那个“我爱你”的最后的电话呢?所以我选择了继续前行。
风雨大作,闪电霹雳,每过半分钟就会有闪电带来的短暂白昼,过了刚才的路口,后面的路好走一些,即使是类似的拦路河,也没有那么大的水量和冲力了,只是暴雨依旧。
深圳这个城市难道不是最近才慢慢建立起来的么?怎么排水系统比老城武汉差那么多呢?难道是因为山中的城市排水系统就会先天性脆弱么?路上有些排水渠的盖子已经被掀了起来,我要小心一点。
走过七八个路口以后,在某个水深的地方我奋力潜行着,这时候路边开过一辆小车,我下意识的招了招手,马上我意识到这只是辆私家车就收回了手,当时的动作一定非常狼狈和悲惨,那辆小车居然不顾被水淹熄火的危险停下来等我了,在深圳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好人,真是非常感谢,车主要去深圳机场,所以在某个去机场的转弯口我下车了,祝他们好人一生平安。
又走了很久,上路,下坡,反反复复,最后在某个我不知道什么地点的地方上了一座立交桥,立交桥侧边被隔出来施工,所以没车,这地方自然是没水的,很多人在上面走着,我也跟了上去,原来施工是为了修护栏,也就是说这立交桥是没有护栏的,不过还好隔出来的地方还比较宽,不至于有走悬崖的感觉。下桥以后还走了很久,这里人气也已经足了一些了,每过一段路都有一大堆想等公交车的人,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并没有与他们为伍继续前行,拿出那苟延残喘的手机,已经9点多了,我加紧赶路,在福永,看到一辆长途车,似乎是开去东莞的,这种车底盘高耐受力稍微强一些,于是在这做起了趁火打劫的生意,我想打就打吧,难得嘛,遂上车,果然打劫,上车五块无论远近,幸运的是我上车了,不久他就把我带到了我想要去的地方,见到mumu的时候我好想拥抱她可我全身都湿透了,所以我们简单的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以后就开始了返程。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10点,我们来到车站,心说想等一个可以直接到桂庙路口的车已经希望很渺茫了,于是决定只要有车到南头关就上,于是乎又上了一黑车,这车的哥们更黑,无论远近上车10元,而且人数爆多。但上了车总算有了回家的希望,车到了福永附近就开不过去了,司机调头回去开上了广深高速,这时候车上就开始怨声载道了,因为这就意味着不按事先说好的路径行驶,很多人也就不能直接回家了,还好我们是去终点站,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那些到不了目的地的人就惨了,被宰了以后还要在雨中步行几小时才能回家。终于,终于,最后我们顺利地到达了南头关,我惊讶地发现关口的边防战士现在还在值班,只是我不明白这样的关口现在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真的用它来抵御恐怖分子袭击吗?从南头关涉水走到南新路口,随便上了一辆车,途径深发展银行那个路口时发现已经是水漫金山,公车只有绕道走,辗转来到学府路口我们下了车,一人吃了一碗一品花溪的牛腩粉,总算是不会饥寒交迫了,回到家已然接近6·14凌晨1点了。疲惫的我们已经没有精力观看意大利和罗马尼亚的厮杀了,洗完澡倒头睡觉。
第二天起床看新闻,说是在这场百年一遇的水灾中有5人丧生,有一位正是被冲入排水渠被水冲到了3公里远的地方,后背有点发凉。
流水账完毕。6·13的惊魂夜,让我们更珍惜生命和眼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