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的

反的( d ī ):出自武汉斗地主(或者跑得快),意思是第一个人出了一张牌以后就被别人接着出完了,很窝囊的一局。

今天凌晨斯坦科维奇就打了热那亚守门员一个反的,有视频为证:

从武汉公交说起

写在最前面的话:我是武汉人,汉口的,加一句汉口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是正宗的武汉人,是武汉人就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不正宗的“武汉人”太多了。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几天武汉一个公交车女司机被两个男东北人暴打了,至于是怎么个事情等下再说。

武汉的公交车全国闻名,是从公路飚车开始的,当时的武汉公交车是个人承包制,为了更快的以更高效率搭载更多的乘客,各路甚至同一路公汽展开殊死拼杀,我曾坐过一个公汽在90度转弯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漂移,足见武汉公交司机之强悍。这个现象到后来慢慢减少或取消司机私人承包制后消失了。

有些外地人说武汉公交司机说话难听态度差,这是事实,可公交车司机也是人,他们也只是想尽可能多通过自己的合法劳动赚取几个辛苦钱,没有健全的监督制度,态度差在所难免。

武汉人说话就是难听,刀子嘴豆腐心,不光是对外地人,对自己人也是一样的。武汉人说“婊子养的”就是一句口头禅,和国骂“你妈B”是一样的概念。其实话说回来,全国的公交车司机,特别是大城市的垄断型公共服务系统的从业人员又有哪一个态度好呢?全国各地哪里没有具有地方特色的带脏字的口头禅呢?我没有在很多地方居住过,但至少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深圳也是一个样。深圳的公交车收费高啊,起步2元才坐几站,坐一趟公汽从城市这头到那头花上十几二十块也是常事,武汉就不同,武汉这个后娘养的城市,没有政策没有拨款只有上税,公汽最贵也才2块,想去哪就去哪,一个低廉方便的公共服务系统必然是以牺牲相关基层从业人员的福利待遇为代价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深圳的公交服务也不比武汉好多少,随意改变行车路线,随处甩客,对乘客冷嘲热讽比比皆是。你说你在深圳看见的人还没嚣张到那个地步,那是因为你碰见的根本不是本地人,任何一个相对发达地区的本地人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外来人员都是歧视的,有的人藏在心里,有的人表现了出来,仅此而已。
继续阅读“从武汉公交说起”

过早

我用google搜了一下这个标题,第一页只有1个结果符合我说的那个意思,用百度搜出来俩,看来百度果然还是更懂中文一点..那么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么?
作为一个武汉人,可能早已经习惯这种说法,所以潜意识中以为所有人都应该知道他的意思,可当你对外地人说的时候,恐怕都听不懂。
武汉人说过早,那不是说你太早了,是吃早餐的意思。我不知道这个词最早是怎么来的,可能早期生活比较单调,早上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吃早餐了,所以吃完早餐就说明一早上过去了,准备迎接午餐了,可是吃午餐为什么不是过中呢?这是个问题。总之这是个很古老的词汇了..
武汉人的过早,最普遍的就是热干面、面窝、豆皮了,这些东西在外地一般都吃不到,吃到了也不正宗(某一天我在深圳学府路看见了5块钱一碗的“正宗湖南热干面”,据吃过的人说还没有芝麻酱,当时我想起了韩国人..)。如果你去武汉,基本上不用去什么黄鹤楼吃什么武昌鱼了,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就是不知道武昌鱼是什么样子的也没去过黄鹤楼,可是我知道,武汉的小吃是最棒的,特别是过早,你可以不去做我前面也没有做过的那些无聊的事情,但你一定要去户部巷吃一顿,基本上,一个人20RMB可以让你回去的时候肚子变形了,当然如果你有更多钱在里面呆一天也不会觉得烦的..
在武汉的时候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值得称道的,我以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好吃的地方,可是到了深圳我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里早上除了包子馒头和鸡蛋你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你愿意吃已经完全冷却的油条,包子除了鲜肉的其他种类的基本上吃一口就可以渡过一天(一天都不想吃东西)了,你不要跟我说广东人的早茶,那不是吃早餐,那是烧包..
算起来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吃热干面好几年没有吃面窝了,值此春节来临之际又碰见大雪爆,看来是很难吃到武汉的小吃了,几年前听说热干面是有便利包装版的,不知道现在还是否存在,为什么深圳就没有武汉小吃店呢?还是我没有发现?
最后送上一首武汉民歌,是说过早的:
http://bbs.gssky.net/attachments/dvbbs/2004-10/2004108233246468.mp3

闹眼子

“闹眼子”是什么?这是一句武汉方言,那么它是什么意思呢,差不多就是无稽之谈、插科打诨的意思。具体是什么意思一时不好说,这里有个视频,有点老,是我刚刚从硬盘里面翻出来的,应该可以很好的解释闹眼子的含义了。